维尼的抹茶蜂蜜

想给自己一个大大拥抱,在那喧嚣的街上,叹息笑道:“大笨蛋!你怎么可能一个人呢?!!”

【科普向】关于墨香铜臭相关黑料的辟谣与反盘

叽叽的良心:

已更新,手动置顶_(:」∠)_


Enoch:



叽叽的良心:







近日来发生了不少事相信各位也有所耳闻,为避免争议,本人对此次事件不予评价,仅针对各方黑子又双叒叕拿出来炒的陈年洗脑包进行辟谣,将不定期进行更新,也欢迎评论补充。








作者自我澄清一








作者自我澄清二








关于营销的辟谣








关于魔道涉嫌抄袭多部作品的反调色盘








反抄袭吧对此事看法








仙剑粉做的反调色盘








霹雳粉做的反调色盘








括号君太太对于同道殊途是否为墨香铜臭花钱请策划的澄清








微博主页墨印香堂对于推文一事的澄清








(5/28新增)关于作者低价买雷盗号给自己作品刷数据的辟谣与澄清:
https://m.weibo.cn/6352910928/4244672870255317








(7/24新增)关于魔道祖师被指控抄袭浩然剑的辟谣与澄清:








https://m.weibo.cn/5241531932/4265073691828761'








https://m.weibo.cn/5241531932/4265094369844351'
 
关于“墨香铜臭同意魔道祖师改编影视剧中新增BG线”以及“墨香铜臭为陈情令编剧”的辟谣:








看图








(7/25新增)关于魔道祖师被指控抄袭浩然剑的反调色盘:








https://m.weibo.cn/5241531932/4265452735062367
内含调色盘及反调色盘,链接若无效请点评论区链接








https://m.weibo.cn/5241531932/4265607132340815
黑子为指责抄袭而不惜“复制浩然剑原文,将其人名改为魔道内角色”
 








业内人士为魔道是否营销一事辟谣:















关于魔道卖ip给营销公司“新湃传媒”一事辟谣:















请各位粉丝不要对任何人进行人身攻击与地图炮,不要在其他不相关的作品底下(包含但不限于小说、漫画、动画与B站弹幕)提起魔道。








圈地自萌,理性交流,不要落人口实留下把柄,你们无意间说的一句话,责任都是由作者来担。





【澄清】关于魔道祖师涉嫌抄袭浩然剑的反调色盘

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时间,天天黑魔道黑上瘾了,看把你们这群人眼红得,哼,魔道就是越来越好,秀秀就是越来越好,就是要气死你们!

陶然只想摇头:

真希望以后我家妹子不需要再为了这些搞着玩似的尬黑抄袭盘,浪费一天时间做反盘了。做完不算了还要被某些毒唯冷嘲热讽,我看了都心疼。


口口声声说爱他,结果连为他平冤昭雪都不肯,别人帮忙做了还不听不接受。


也罢,哪里是反抄袭,不过是反墨香而已。佛了。


叽叽的良心:



https://m.weibo.cn/5241531932/4265452735062367




内含调色盘及反调色盘,链接若无效请点评论区链接




欢迎评论讨论,不欢迎尬黑,事后会新增到辟谣博里,这篇不删。




欢迎转载,站内站外皆可,不用来问啦,附上原博地址就好(是原博的不是这篇)




如果没办法转载的话,点开热度列表,从转载过的人那里二次转载就可以了


虽然十年在人的身上不是一生,但是他们都把一生交给你了。请珍惜

赵家小黑喵:

难受,真的难受

总算玩累睡觉觉了。。。。
晚安,小板栗~

现在这个磨人的小家伙在我旁边就是不睡觉,一直在笼子里走来走去,啃我给它的纸板。
我去百度搜,应该是对陌生环境的不安吧。毕竟今天是第一次见面,而且还是跋山涉水在后备箱荡了足足六个小时,从杭州运到舟山。
突然想起来,我第一次到杭州的时候,也是万分艰难,我就想怎么这么艰难,既然这么艰难,我不从杭州带走点什么就太亏了。然后花了两年的时间,期间失去了很多,得到了很少,来来往往,最后也不过是两袖清风。
其实我知道狗狗的寿命短,但是还是想让它陪陪我,我也会尽可能好好去照顾你,让你这一生走得安安稳稳。

小板栗啊,初次见面,我叫温温,以后请多多指教哦。

生日快乐

牢骚

昨天没洗澡就睡了,凌晨又睁开眼睛,拖拖拉拉到四点半爬起来想洗澡,又没热水。草草洗漱把衣服换了就躺床上等上班时间。
最近很焦躁不安,天天争些没意义的事情,我觉得我有时很乐在其中,有时又特别反感乐在其中的自己。
前段时间都有在做祷告,我现在既想靠父神来获得解脱,又没有好好去按父神所说的去做。
张猩猩说我膨胀了,我没有这种感觉,但是只要有人说出来,我就会反省自己。琢磨了一晚上,除了觉得我婆妈很多,啰嗦很多,真的没太多膨胀的想法。
我只是很拘束,来这边就特别拘束,这么做不对,那么做不对,可是又不告诉我正确的该怎么做,只会说你以前不是干了两年了么,你不知道么。
我讨厌打死结,前期我确实会耐着性子去解,一直解都还是解不开,我就喜欢用偏激的手段去拿把剪刀,咔嚓一刀剪开,大有一种鱼死网破的狠劲。
我确实是个不能逼的人,因为我一旦生气起来会不管不顾,连恐惧都能被排挤在角落里,毫无理智。
好吧,既然说我膨胀,我就改,我再也不想对一些人撒娇了,很少有人会包容我,无理取闹的时候我自己也很讨厌自己。本性就这样,但是撒娇被拒绝,我就会唾弃自己又矫情了,为了自己所谓的自尊心去硬怼现实,战斗力瞬间破百。
所以还是那句话,贱人就是矫情。

@市井喵和无人岛 黄粑喵要被我玩坏了,快来个人阻止我啊喂,我要控制不住我只几了!!!(つಥ㉨ಥ)つ

@市井喵和无人岛 岛主,你就说一句应不应景就好了⁄(⁄ ⁄•⁄㉨⁄•⁄ ⁄)⁄